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

美媒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有多难

  原标题:美媒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有多难 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6月15日文章,原题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,龙虾、照明和马桶业者讲述这有多难  人们长期担忧世界经济对中国的依赖…

  原标题:美媒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有多难

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6月15日文章,原题:戒掉“中国之瘾”,龙虾、照明和马桶业者讲述这有多难  人们长期担忧世界经济对中国的依赖性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加剧,许多国家正在试图减少与北京相关业务的接触。但是,实际做出生产和销售决定的不是政府而是企业,他们考量的要复杂许多。戒掉“中国之瘾”并非易事。中国的经济实力仍是避免全球持续衰退的最后希望。

  “疫情暴发之初,我们在想,我们还能去哪里?”西澳大利亚州第三代龙虾渔民卡马尔达说,“后来世界其他地方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侵害,而只有中国在逐渐恢复正常。”

  上世纪90年代,卡马尔达捕捞的龙虾会出现在许多国家的餐桌上。新鲜龙虾出口到日本,虾肉罐头出口到美国,其余流入澳国内或者邻国市场。但中国从2000年前后开始以更高的价格加大采购量。这带来了近乎完全的依赖:到今年年初,澳大利亚95%的刺龙虾卖给了中国的销售商和餐馆。

  “为了减少对中国的依赖,我们讨论过不同的策略,”卡马尔达说,“就是没机会落实。”疫情暴发时,中国停止了龙虾采购。这导致澳西海岸的234艘龙虾船全部停止捕捞,2000多人停工。

  龙虾加工商试图快速实现市场多元化,给曾经合作过的每个国家的买家打电话,尝试恢复几十年前的老关系。但这些并没有带来太多好处。2月到4月出海的捕捞船很少,产量并不大。卡马尔达大约一个月前才重新出海。他又开始接到来自中国的订单,价格约为1月时的一半。订单都不大,但是该行业已经统一了意见:恢复与中国的联系,而不是寻找其他市场。“即使价格降低、数量减少,我们还是需要找到供应中国市场的办法,因为满足中国市场需要对我们来说是可行的。”澳西部岩虾协会会长泰勒说。

  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照明设备企业欧司朗的首席执行官柏利恩说,他不指望中国的销售会再次拯救德国工业。他说:“中国仍是一个市场,但不是一个成长型市场。”但问题是,没有其他市场可以取代中国作为世界增长引擎的地位。柏利恩说,印度有潜力,但该国市场太乱。油价暴跌则让沙特和卡塔尔等中东国家不再像以前那么富有。

  日本最大的马桶制造商东陶1985年在北京成立了办事处,公司对中国市场的依赖随着中国的崛起也越来越大。去年,东陶海外销售额的一半来自中国,它在中国有7家工厂。即使在今年1、2月份,中国的防疫隔离措施使东陶的生产延误和收入损失之后,东陶也从未考虑过离开中国。

  一方面,中国是一个住房拥有率很高、可支配收入不断增长的巨大市场;另一方面,许多中国工人拥有东陶需要的技术技能。东陶发言人阿部园子说,公司高管们每天开会讨论的是“我们如何能适应形势”。尽管在泰国和越南也有工厂,但东陶没有试图转移生产。

  高盛驻东京的日本股票首席策略师凯希·松井说,在严峻的经济压力下,即便是那些反对中国政治的人也感到,他们需要中国经济来维持繁荣。“世界是相互联系的,”她说,“因此,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对世界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来说都至关重要。”(作者达米安·凯夫、莫托科·里奇、杰克·尤因)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作者: 全球新闻资讯

我们是非官方资讯平台,所有社会新闻、国内政策等均转载自人民网、新华社等官方媒体。我们搜罗全网新闻资讯,以全球的眼光带你看世界。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QQ1975768644

为您推荐

12名港人涉偷渡被拘,林郑月娥:须按内地法律处理

  原标题:12名港人涉偷渡被拘,林郑月娥:须按内地法律处理   9月8日上午,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会见媒体记者,回...

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 来自俄罗斯和美国

  原标题: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,来自俄罗斯和美国   据上海卫健委微信公众号消息,11月28日0—24时,通过...

这些做法,国务院点赞

  原标题:这些做法,国务院点赞   2020年10月,按照国务院第七次大督查的统一部署,14个国务院督查组分赴14个省...

当官发财两不误?这些公职人员被“生意经”害了

  原标题:当官发财两不误?这些公职人员被“生意经”害了   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政府党组原副书记宣方乐“以投资形式违规从事...

伙同妻子收钱的常务副市长

  原标题:伙同妻子收钱的常务副市长   11月25日,12309中国检察网同日公开了东莞市原常务副市长梁国英以及其妻子...
返回顶部